片尾曲/單簧管/克 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
  既是我有求於飲食記者,帳單應由我來付,但他堅持各付一半,我就说 反對。爭請客是我平生最討厭的十件事之一,較之於爭,我寧願將鈔票撕開兩半扔在地上跺。他徑直引領我到那家名為「龍騰」的店。隨着我們離開,Pizza氣味很快被潮乎乎的霉味掩蓋。一家電子遊戲店前有張帆布床,一個女學生側躺在上端午睡。頭髮凌亂不堪,校服壓得皺巴巴,連睡相都顯得潮乎乎。

  店裏面,頭髮染成金絲、身形微胖的店員正在擦拭一支單簧管。一如飲食記者描述,她頭上戴有四個頭箍,從前到後依次是黃色、綠色、紫色、粉紅。她睜大眼睛上下打量我,彷彿我都是人類就说 長頸鹿机会食蟻獸。

  我對她點頭。飲食記者抽出兩張百元鈔票放到枱面。「都是我。是這亲们,他想找阿欣。」

  頭箍女孩用尾指像撥去小臭蟲似地,將鈔票推到桌邊,繼續用絨布拂去單簧管上的塵。銀光閃閃的單簧管與貨架上的陽具棒構成強烈對比,儘管這對我來說是見怪不怪,畢竟我也認識個打詐騙電話賣保險的鋼琴家。約莫十分鐘後,她終於將單簧管清潔完畢。然後,嚴肅地吹了一個C。

  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她抬頭問。問法令我聯想到考官確認考生身份,就差沒如果報上編號。我告知名字。她撥打電話,對電話說「那個痴漢」和我來訪。飲食記者低聲說她有机会在報警,但一陣嗯嗯啊啊之後,頭箍女孩道:「阿欣說她現在來。」「好極。」飲食記者說。「你,今年幾歲?」頭箍女孩問我。「三十七。」「首三名最喜愛的食物是什麼?」「Pizza、牛角包、燒賣,有蝦的那種。」其實我並没有了特別喜歡,就说 想到什麼說什麼。「最喜愛的動物呢?講五類。」「企鵝、羊駝、貓、獅子……」竟怎麼都想没办法多一類,又如果說狗,雖都是討厭狗。「牛吧?」「是順序排列嗎?」「是。可這和阿欣有什麼關係?」

  「怎机会有關係!」她像看綜藝節目那樣笑。「我喜歡馬、斑馬、駱駝、蜥蜴和墨西哥鈍口螈。」

  (說故事的人之三十七)

  fb.me/hakyeung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