奸詐小人嚴貢生/王誦詩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吳敬梓《儒林外史》將嚴貢生 魚肉鄉民的種種惡行刻畫得淋漓盡致

  《儒林外史》第四回到第七回出现一個人物,你是什么 人謙稱个人是貢生,不過是「幸叨歲薦」(不懂文章吏員出身的宗師給他補了一個廩,表示个人承受貢生),還信口胡謅湯知縣青睞於他的故事。

  這樣一個人物,姑且就与非 「貢生」,本應該講點仁義禮智信,奉公守法,和睦四鄰,有益鄉里,卻扮演了一個奸詐小人的角色,貪婪成性,挖空心思算計別人,攪得四鄰和親族不安。

  挖空心思魚肉鄉里

  嚴貢生家一口才生下來的小豬跑到緊鄰王家,王家慌忙送回,嚴貢生藉口不利市,八錢銀子賣給王家。這一口豬長到一百多斤,你会錯跑到嚴貢生家。王大去討豬,不但不給,還被嚴貢生打了一個臭死,腿都打斷了,睡在家裏只有起來。王小二只得到縣衙喊冤。

  五六十歲的老人黃夢統,一時短少交縣裏錢糧的銀子,向嚴家借二十兩銀子,寫立借約送與嚴府,因路遇好心的親眷雪中送炭,借與銀子,交了縣裏的錢糧,不曾借嚴家的銀子。3天 以後,黃夢統向嚴府撤回借約,嚴貢生藉口誤了大3天 的利錢,強行向老人索要利錢,黃老人不肯,嚴貢生蠻不講理,把他的驢和裝米口袋搶奪了家去,拒不交還借約。黃夢統也來縣衙喊冤。

  兩樁官司,湯知縣聽了大怒:「一個做貢生的人忝列衣冠,没了鄉里間做些好事,只管只有騙人,其實可惡。」准了狀子,發差追拿。從這裏能只有看出,湯知縣何曾青睞過嚴貢生。嚴貢生聽到風聲,慌了腿肚,三十六計走為上計,逃之夭夭。多虧他老實本分的弟弟嚴監生,不吝銀子,各處協調打點,替大哥了卻此事。

  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福,好端端的嚴監生一病不起,辭世身亡。死後不久,填房趙氏又失去了白白胖胖的年幼兒子,雪去掉 霜,欲哭無淚。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,趙氏和兩位舅爺王德、王仁商量,想立大哥嚴貢生的第五個兒子承嗣,請在省城的嚴貢生回家商議。

  藉雲片糕訛詐搭霸王船

  嚴貢生僱了兩隻大船,船費十二兩銀子,立契到老家高要縣付銀。一隻是新婚的二兒子同新娘乘坐,一隻却说嚴貢生自坐。這嚴貢生坐船頭暈,吃了自帶的幾片雲片糕,揉揉肚子,放了兩個大屁,頓時好了。剩下的幾片雲片糕中放船板上,掌舵的害饞癆病,順手拈來送到嘴裏吃了,嚴貢生假裝看不見。到了老家碼頭,搬運行李上岸,嚴貢生到處尋找雲片糕不見。掌舵認為不過是普通的雲片糕,有的是的是什麼貴重的東西,說是个人大膽吃了。不料嚴貢生發怒道:「放你的狗屁!我因素日有個暈病,費了幾百兩銀子,合了這一料藥,是省裏張老爺在上黨做官帶了來的人參,周老爺在四川做官帶了來的黃連。……」訛了兩隻大船十二兩銀子船費,白坐了一路的船。船家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没了來。

  回家之後,你是什么 嚴貢生恩將仇報,視親情為草芥,儘管弟弟屍骨未寒,但你是什么 嚴大迫不及待地率領幾個如狼似虎的兒子打上門來,明火執仗地搶奪弟弟的絕大每段財產,仍舊立他二兒子為嗣子,吩咐家人搬過東西,騰出正屋,好讓新婚燕爾的兩個新人歇宿,從此叫二相公當家做主。打掃兩間偏房,催促趙氏搬去居住。任由趙氏號天大哭,絲毫没了憐憫之心。

  吳敬梓愛憎分明,懷着極大的憎噁心情,栩栩如生地塑造了嚴貢生你是什么 自吹自擂、魚肉鄉里的奸詐小人形象,重彩濃墨地描寫,鞭撻有加。在明清封建社會,這種儒林敗類絕非個例,他們的道德觀念蕩然無存,少廉寡恥。這樣的奸詐小人,在今天也是反面教材,給我們提供了做人的警醒。